去见倪海厦医生(续)

欢迎大家转载,但是要注明出处:家慧中医 JH816.com

家慧中医的没有标注作者的文章,皆为原创。

文章类别: 
去看倪海厦老师

该文原载于家慧中医的博客。但是博客的链接失效了,所以搬回家慧中医网。

欢迎大家转载,只是要说明来自 家慧中医 JH816.com

《去看倪海厦医生》之后,我收到不少朋友来邮表达对祖国中医的赞赏,并催问下集。那么长篇幅的文章,朋友们都仔细读完,让我很感动。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定不断分享我的心得。

中医的光芒

佛州之行改变了我们的人生。不仅让每一个人的身体焕发出从未有过朝气,更冲击了我们长久以来的医学观点。

Dan的腰自此以后几乎再也没疼过。鼻子通气得非常好,不过中间曾有几天完全不通,经倪医生调节用量后恢复正常。Dan的心脏依然过实,睡眠不顺。他工作上的压力使他无法正常睡眠的原因之一。Dan目前已经停药,因为他总体感觉非常好。Dan后来求助于我改善他的睡眠问题。我教给一种灸的方法。第二天,他兴冲冲地告诉我:“我感觉满好的。灸的时候,就一直用手将烟往鼻子里扇,晚上还睡得不错。”我大笑不止,这个如此富有娱乐性的病人大概是被烟熏得睡着了。也罢,我告诉他继续求助于倪医生。

Kate每天两次大号已经成为习惯,再没有以前懒懒不想动的情景,心境开朗很多,唯一不满的是体重未能如期减少,不过腰身已经明显瘦了一些。Kate的变化如此之大,以至于子女儿们回家后,都纷纷问爸爸:“这个妇人是谁啊,这么精力充沛?”看到父母如此大的变化,二女儿Sara也按耐不住。她请倪医生遥诊看看她的情况。Sara是个心地善良、做事认真的女孩。我和宝宝一旦有什么紧急事情时,总是让她来帮一把。这次到佛州来回都是Sara起早贪黑地机场接送。苦药真是难为了Sara。不过第一剂过后,Sara立刻感到鼻子从未如此通畅过。她将于不久到佛州让倪医生面诊。

很多朋友问到Lisa的情况,因为她的肝癌是晚期,而且肝是最深的内脏,所以最难治疗,况且她经过开刀化疗再开刀,给中医治疗带来的障碍是难以想象的。Lisa是个内向、很有主见之人,不像Dan那样每天向我报告病情。两个星程快结束时,Lisa在我的办公室偶然谈起她的状况。我拿起她的手,反现她的左手已经非常柔软,和我的已相差不大,右手依然干燥,但掌心已经出现很大幅度改善。如果读者依然记得我的上篇文章,当初我担心她的病情,正是因为她的双手异常干燥。倪医生也在面诊时说她的手可能会出现改善情况。在过去的两个星期内,Lisa有几天夜里感到很饥饿。我大喜,这些都是Lisa病情得到有效控制的征兆。只要她坚持与倪医生沟通,她生的希望就会越来越大。

这以后的日子里,Lisa很少谈起她的病情。只有一次当我提及时,她告诉我她仍然在用倪医生的药。我认为她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最强有力医生这里,没有什么让我担心的了。

然而,就在此文写成的两个星期前,事情有了戏剧性的转折,让我不得不相信命运弄人。

我与中医

或许是那一面之缘,我成了倪医生的学生。从此,我怀着对祖国文化的敬爱,对倪医生的景仰,慢慢步入这尘封多年的中医殿堂。成为医生从来不是我的人生计划。但是中医好像有一种无性的魔力,在不断地牵引着我,让我感受中医之科学、之艺术、之逻辑、之战略,让我对中医笃信不疑。当然既要全职工作,又要做爱宝宝胜过一切的妈妈,我变得富有创造性:将倪医生的讲课转成MP3,上下班上的路上听,陪宝宝在外面玩的时候听,上班工作不紧张的时候听……

中医的知识非常广泛,你们中的许多人都懂得比我多。所以我文中分享的内容疏漏之处皆因我理解不深,而绝非中医之弊也。

中医是建立在人体解剖学上的医学

整个中医理论可以说是在论述人体生理学的运动过程,而这个过程完全符合物理学的运动规律。这个结论会让很多人不解或反对----中医不是讲看不见摸不着的阴阳五行吗?哪里是解剖学!哪里是物理学!

人们只知道西医是介于解剖学的学科,一切要以看得见为准。这和中医的解剖学有什么区别呢?很简单,西医的解剖是对死人的分析,而中医是基于对活体的解剖分析。在我们的古代,一个人犯社会和政权不能容忍的罪行时,常常使用活剐极刑,一是警告后人,二是供医生们研究人体结构和生命的规律。这种残酷的刑法使中医有机会认识到生命与脏腑、生命与情致的关系,认识到内部与外部的关联变化,认识到生命与死亡过程。在活体解剖学的指导下,中医一开始的方向就走对了。因此中医的所有理论都是对生命的描述,是动态,是过程,是变化,是生命的环境。当我们欣慰于今天的文明时,不得不赞叹我们的祖先在那种漫长的恐怖年代中积累和发展的中医知识。当我越来越深入地了解中医时,就越感叹我们的祖先的伟大,他们对人体和生命的了解远远超越于现代科学所达到的境界。

倪医生常常有对西医学术的批评,都源自于他对生命的了解和几十年来成功的临床实践,而我刚入医门,是没有资格对任何人进行批评和挑战的。我隔壁住着的就是一个皮肤科医生,她也是我的好朋友,一家人对宝宝宠爱有加。我们常常就某种生命现象讨论中西医的观点,彼此都很获益。

中医中的八纲辩证是对生命运动的纲领性概括:阴阳(讲相对性、生命的转化形式)、表里(将人体内部与外部的关系)、虚实(讲生命存在的环境)、寒热(讲生命的系统与能量)。我们的古人用竹签存档,所以惜字如金,一字多义,使得今天的我们很难有系统地用现代的语言来描述和理解,更可况千万年留下的东西很多是断锦残篇,错讹之处也偶有所见。但是对于真正了解中医的人来说,中医理论实际上就是物理学的概念。

用一个例子说明中医的寒热和物理学的关系。

猪流感为什么会导致恐慌?

我们在3个月前定下了回国探亲的机票(6月21日),但差点就放弃了这次旅行,因为猪流感给国内人民带来的恐慌实属始料未及。打开网页,到处都是对归国人员--尤其是留学生--的指责和谩骂,让留学生不要回国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只要你被诊断为猪流感,你所有的活动就会在网上曝光。有几个病患已经公开向全国人民道歉,但是指责声依然是此起彼伏。密切接触者的隔离更是令人胆颤心惊。群众监督群众的力量之巨大不会出现半个漏网之鱼。有个别省份对美国来的邮件已经进行消毒处理再派送。人们的恐惧心态已经成为比疾病更可怕的现象。国内旅游业急剧下滑,国家为此投入的巨大人力物力还在增长。当我的家人问我是否可以改变探亲日期时,我已初步决定放弃这次旅行了。令我感动的是,我的朋友们都纷纷表示盼着我们回来,好朋友Mary “奋不顾身”坚持到上海接我们,愿意和我们一起隔离(如果发生的话)。

我这些日子每天都在网上查询最新消息。几乎听不到异样的声音。当年美国继911之后也曾有过全民恐慌的日子,总是担心恐怖分子不知又想出什么新花招。后来人们认识到这世界上没有比恐惧本身更令人恐惧的事情了,于是决定大家的生活绝不让恐怖分子破坏。我们国家文革浩劫时,万众一心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多少人生活在恐惧当中。不仅“牛鬼蛇神”害怕,横扫者一样担心哪句话不对就变成被批斗的了。

因为自己是从美国回去,所以心中就有被“揪出来”的担心,如果为此牵涉到无辜的人,再连锁下去,这份心理负担是很沉重的,所以只是祈祷不会出现发烧咳嗽现象。

当我们尝试理解这恐慌心理是基于中国人口众多、农村边远地区没有好的就医条件时,让我们从更深层次地来看一看。

恐慌都是基于对未来无法掌控:一是没有药品可以治疗(没有西药,但是中药早就有);二是得上了会不会死。如果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是“有药”、“不会死”,大家的恐慌定会消除。而这实际上是一个事实,只是认识到这一点的人寥寥无几。

再来看看中西医的差别。西医是针对细菌制造药品来消灭它。这样做有两个负面作用:

药品的研究永远赶不上细菌的不断变异

药品的副作用将积累在体内,为今后的疾病打下坚实基础

中医呢,刚才谈到它是研究生命的不是细菌。任何一种病毒或其他原因,如果在体内引起不适,中医就根据症状治疗那个不适。比如这个猪流感,无论是H1N1, 还是其它季节性感冒病菌,只要症状一样,用药就一样,因为中药是清除体内产生那个不适的东西,管它是谁!所以细菌的变异在中医眼里根本就不会成为讨论的话题。就像马路上垃圾,西医分析其中成分,洒上很多药剂杀死它们,而中医就请一个清洁工将所有不属于马路的东西都清走。所以很多在西医那里五花八门的病,到中医这里,用药都差不多,而效果却是西医望洋兴叹的。

对于这次流感,这个药方就是大青龙汤。

那么H1N1细菌能否在邮件中存活呢?不会的。任何一种病菌在空气中暴露20分钟就会死亡,在干燥物体表面存活不超过2个小时。所以从美国来的邮件和包裹没有必要消毒,放心派送就是。

中医依据同样的原理可以预防猪流感。也如同我们的交通。如果你安排得当,每条路上都有巡警。一旦异常现象出现时,巡警就地处理,不会让交通堵塞。这就是中医讲的阴阳平衡。桂枝汤是最好的调节阴阳的药。

这几天有文章说疫苗的事情。要不要打呢?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曾光教授说得慢好:“欲速则不达,我认为,对于人类从未有接种经验的甲型H1N1疫苗,安全性最关键。1976年,美国军营中流行过一场猪流感,当时美国政府错误估计了疫情形势,接种了约4300万人份的疫苗,并开始在人群中接种,结果造成严重不良反应。我们应从历史教训中汲取经验。”

疫苗对人类的作用毁誉参半。对于贫困地区没有疫苗供应的地方,这也许是他们的福音。在西医无法帮助病情时,坚持西医治疗就是对生命的浪费。听说这次中医也被介入到西医治疗。这是大家愿意接受的方式---中西医结合,但实际上在对付流感上,中医是唯一有效的方法。

可喜的是,国家终于调整政策,只让重度患者住院,轻者在家治疗,无症状者无需隔离,网络舆论也开始向温和转化,听说上海机场还打出欢迎留学生归来的标语。流感还是一样的流感,只是人们学会了更理智的处理方法。其实无论什么病,如果有喷嚏出现,都要尽量减少与人接触。打喷嚏时要用纸或手捂着。随地吐痰更要杜绝。公筷就餐要普及。这些都应该是生活的常识,绝不限于猪流感。

Lisa的难以置信的治病策略

2个星期前,她对我说下周要休假,因为腹痛越来越厉害,要到医院做检查。我问她是否一直在吃倪医生的药,她说是的,不过已经停了几天了,因为没用。

“你有没有告诉倪医生这个情况?”我问。

“没有。”

“为什么?”我追问。

“因为我现在是从一个朋友那里拿药。”她支支吾吾。

 “没有药的配方,你怎么到别处去拿药?” 我知道她从倪医生的诊所要到了药的组成成份。

“配方都是标准化的。而且我后来吃的药和从倪医生处拿的药是一样的苦。”她非常自信地回答我,“我非常信任这个朋友---他的人品,还有药的质量绝对是一流,没有任何问题。所以这就是倪医生的药。”

这个回答让我一下子回不过神来。我起初以为是有人给了她具体配方,再灌给她如此荒谬的逻辑。当我告诉她这个朋友并不懂中医时,她说:

“其实不是一个朋友,而是当地一个针灸医师,美国人。他对中草药有很多研究。他说所有来自中国的中医生都非常惊讶于美国的中药之质量竟如此之好。他的人品非常好,我很信任他。他以前从不给人开药方的,但是给我开了。”她的语气里带有一种荣耀,却不知道没有开过药方只能证明他没有经验。

“这个药看来对你没有帮助,你应该同倪医生沟通的。”我努力抑制住情绪,毕竟她是病人又是我的下属。

“倪医生只要求给他两个星期,我已经给了他3个多月,情况没有好转,却是越来越糟…我已经在为死亡做准备”她的神情转为忧伤。

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有MBA学位,在我这里算是一个工作勤奋的聪明之人,但却有如此愚昧的逻辑。既然她有勇气面对死亡,就应该知道一些真相。

“你早就停了倪医生的药了---你只用了不到一个月他的药。那时候是有明显效果的---你的手润泽很多,有时夜里感到饿。过去两个多月的药是你和你所信任的医生开的。让我告诉你,并没有什么标准药一说。如果真有标准药,那就不是倪医生的药,而且人人都可以治疗肝癌了。中药就是根据你个人的具体情况为你而设定的。两个同样肝癌的病人,药方很可能不一样。一种药不可能在情况越来越糟糕的情况下两个多月一成不变。大部分中药都是苦的,仅凭味道一样苦就断定是一样的药真是无稽之谈。倪医生用药与别人有很大区别,所以可以真正帮助你。中药的产地、开采方法、储藏和加工过程都直接影响药的效果,与其说是质量高低,中药里更强调药的真与假、药味的选择。你为你的心意选择朋友,但必须要为你的身体选择医生。你没有必要和医生成为朋友,但这个医生一定要知道他在干什么。”我虽然尽力将语气放缓,但是这些基本的概念在她那里是一片浆糊,不指出来她的情况会更糟糕。“所以,你不能说是倪医生的药没有用,而是你和你现在的医生的药没有用。”

她好像听懂了一些,同意我的结论。我问她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她说心理紧张,说倪医生的药太贵。殊不知这两个多月的黄金时间是多少金钱也买不回来的。我简单问了她一些情况,时常还感到饿(估计这个美国中医是参照温病派的配方,有护脾的作用),持续不断地腹痛难忍,脉虚大缓,脸色尚好,目光依然有神,人瘦。我接着对她说:

“你记住癌症疼痛不一定就预示着生命的终结。你感到饿是好事,要保持。喜欢吃什么就去吃,以增加体力。你的目光和脸色都说明你目前并没有生命的威胁。我认为倪医生是唯一能帮助你的人,但是好医生很多,你不一定非找他。但是这个医生一定要有治疗像你这样病例的成功经验。”我停顿片刻,说:“我感到非常难过的是,you were so close, but you went off track!”此时我想到了“命中注定”……

该说的已经说了,她是否能听进去就完全取决于她自己了。她说可能还会去找倪医生。如果说一个身患绝症的人思维混乱,这样的行为可以原谅的话,那么那个美国人针灸师就不可谅解了。从来没有开过药,竟然宣称自己对草药研究很深,拿一个对生命如此渴求的病人身体作试验,最后还说“倪医生的药没有用”…

这几天我一直为此事惋惜和气愤。中医之道之艰难大如天,但中医既是天道,就更需要很多德智勇兼备的人士坚持不懈、勇往直前。

 


邀请您点击加入QQ群:

家慧中医学术群163909875,在职或退休中医生、中医学院学生、中医学院老师、中药剂师

家慧中医用户群978141105,中医爱好着、为自己或亲友求助者、西医工作者、其他

申请入群被拒的原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8   www.jh816.com   All right reserved   家慧中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