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倪海厦老师

欢迎大家转载,但是要注明出处:家慧中医 JH816.com

家慧中医的没有标注作者的文章,皆为原创。

文章类别: 
沉痛悼念倪海厦老师

该文原载于家慧中医的博客。但是博客的链接失效了,所以搬回家慧中医网。

欢迎大家转载,只是要说明来自 家慧中医 JH816.com

当好友告知倪师过世的消息时,我立刻回复“不可能!”。倪师不仅意志刚强、桀骜不驯,富有英雄气概,而且身体健康、幽默诙谐,深谙养身之道。随着消息一步步证实,我的心越来越沉重

生命的份量到底有多重,我们谁也说不清楚。当一个伟大的灵魂消失的时候,我们感到的是无尽的悲哀和遗憾。倪师突然仙逝,千百学生心悲心痛,茫茫病患顿失依靠,百万追随者迷失在惊愕之中,中医之一擎天之柱塌于瞬间!而绝大多数忙碌的人们还不知道在这一刻,人类究竟失去了什么

一个伟大的“小中医”

一个自称为“小中医”的倪海厦,在过去的几十年间颠覆了人们对中医的认识。他所治疗的病患来自全世界各地,西方人种占50% 左右。90%以上的病患都是身患绝症、顽症,试图抓住倪医生这最后的救命稻草。倪师治病方式独特,效果更是令人诧异。人们用不同的语言称他为:“倪一贴”(吃第一剂药就见显著疗效)、“尿布终结者”(老年尿漏者无一不被治愈)等等。令人恐怖的心脏病、癌症、糖尿病、帕金森、硬皮症等一系列等同于慢性或急性死亡的病症,是倪师每天都要处理的案例。无数个病人怀着绝望和恐惧而来,带着微笑和希望而去。这些成堆的成功案例向人们透视着生命的真理———一个中国古老而生机盎然的传奇。

当你无法亲自去观察倪师的治病情况时,你就无法真正想象中医在倪师的运用中迸发出的惊人力量。2010年我在倪师身边跟诊期间,有一个乳腺癌被治愈的黑人妇女,急步来到教室,激动地描述着中医的伟大。她说她很羡慕我们能有这样的机会,所以一定要学好,去救更多的人。她说她这次来是带一个朋友来看病。被一个外国人如此声情并茂地鼓励学中医是一件很滑稽的事。然而这种为中医和倪师而焕发出的兴奋情愫是我们在病人眼中看到的最熟悉的眼神之一。大多数复诊的病人都有一段激动人心的经历可以分享。

绝症在倪师那里的治愈率到底有多高,我暂时没有明确的统计。在对观察的案例进行分析并综合倪师的讲解,一个没有开刀和化疗的病人,治愈或生活恢复正常的概率90%以上;一个开过刀或作过切片的病人,治愈率会降到60%--70%,而化疗之后的病人,尤其是化疗并开刀的病人,治愈率将下降到50%以下(注意,这不是倪师公布的数据。希望他的案例会得到有系统地整理,得出更确切地数据统计)。西医治疗对病患恢复的显著负面影响是倪师深恶痛绝的事。但是人们往往不经过失败是不会总结出教训的,而更多的人经历了失败,却依然不知教训。

尽管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医术,倪师依然非常谦逊。他常常对外国病人说的是:“这些治疗方法不是我创造的。我们中国人的祖先在2000年前就开好方子了。几千年来都行之必效,不像西医的新药要做试验。”他对我们说:“我的所有方子都没有离开过伤寒金匮。”

中医的阴阳五行对中国人来说都是头疼的事。从来没有人能够清晰地用现代人听得懂的语言描述它。因为看不懂就说它不科学的人可能占了反对中医的大多数。缺乏对中医体系的确切描述也是中医继承中的瓶颈之一。面对从来没有接触中医文化的西方人,倪师展示了他惊人的天才。“中医就是物理学,”他会这样介绍他深感自豪的医学,“是关于能量、速度、压力和时间的科学。”在倪师的诠释下,物理学的四个纬度和中医辨证的八个纲领惊人地吻合起来。每一天,倪师都会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为什么我流出来的汗像牛奶一样地白?”,“ 为什么我的心脏有时像汽车引擎突突的跳动?”,“为什么这里一直疼痛,但医院检查什么也没发现?”听倪师讲解病情的形成,对我来说,是最精彩的学习时光。在这个“小中医”的小小诊室里,中医焕发着璀璨的光芒,驱散了死亡的黑暗和恐惧。

一个真理的捍卫者

“真理”在文学家的笔下,是一个很诗意、很浪漫、很富有英雄气概的词,但是追求真理的实践却是异常艰难的。它常常是以生命为代价的。

世界近代史的发展已经让我们习惯了“新的一定比旧的好”的理念。我们的车从脚踏的换成豪华轿车,我们的房子从筒子楼换成洋房别墅,我们的通讯从鸡毛信换成iphoneipad,我们的娱乐从样板戏换成高清多媒体。每一条科技的进步都提高着我们的生活质量。我自己也是科技的追随者和受益者。所以自然地,我们的医疗从听不懂的郎中号脉变成看不懂的高深迷幻的数据图表,就是时代的潮流了。

但是人们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条:我们治病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倪师说得很清楚:疗效。他说,“无论西医还是中医,只要能治好病人的病,我都拥护。”如果能确立这个准则,一切都变得很简单了。

现代人一定比古人更富有科技的知识,但是是否一定比古人聪明,只取决于个人。当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几千年前老祖宗的东西的时候,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他们当年也和你我一样热血沸腾、血气方刚,也有一样的浪漫情怀和擎天抱负。他们的眼神也会发出智慧的光芒,他们的世界是一样的五彩缤纷。如果你合眼聆听他们的著作,你或许会感受到他们思想的呼吸和灵魂的颤动。就像我们常常夸赞我们的孩子的聪明智慧,上天也赋予了我们祖先非凡的才华。倪师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下孜孜不倦地研读古老的中医著作的。在不断的实践中,倪师坚信他找到了生命的真理。

“芸芸众生,唯我独醒”。中医继承经过过去的几十年,已经岌岌可危,而正统中医的实践者更是寥寥无几。为了捍卫真理,从2000年开始,倪师撰写了大量的评论和著作,意图改变那些的错误的医学观点。人们只知道倪师的辣口良言,鲜有体会他爱护人类健康的拳拳用心。

任何一项变革,如果少部分人去改变大多数人,其艰难要比大部分人改变小部分人大得多。倪师以一己之力来撼动顽固铁塔,可见其毅力和心志。然而,多数时候,倪师还是知音难觅。变革者常常都是独行者也。

当一个人获得超凡的成功时,他会获得两种不希望的待遇:被冠以“神医”的头衔,和被指责为“骗子”。这就是很多人眼中的倪师。那场“中医是否科学”的辩论依然记忆犹新。倪师指出,不能将西方医学的科技归结为科学。如果我们能沉静下来,仔细体味科学和科技的区别,就会发现:科学是指导思想,科技是手段。这就是中医和西医最大的区别。

有一段时间,我们想象如果倪师加入那场辩论,该是多么大快人心!倪师认为,与不懂医学、没有治愈过病人的人辩论实属浪费时间。倪师在多个场合摆出了“擂台”,希望西医和中医比试一下,由西医选择相近的病例,看看哪个才是真正帮助病患的医学。这场擂台让中医学习变得有些戏剧性,在很多对中医前途无所适从的人的心中,燃起了希望。然而,几年来,等待热闹的人愈来愈多,而走向擂台的竟无一人。其实擂台比试每天都进行着。到倪师这里求助的病人,绝大多数都是经过了对西医绝望在前,得益中医效力在后。没有比让病人康复更重要的擂台,没有比指导病人正确医疗知识更令人心动的辩论。

一个让病人流泪和欢笑的医生

倪师看病的方式让每一个新病人感到新奇,甚至措手不及。他和病人面对面地坐着,之间没有任何阻碍物。诊室里唯一的小桌子放着针灸用品。站远一点看,你会觉得倪师在和病人促膝谈心。是的,他们的距离就是那么近。倪师看着病人的眼神是非常亲切的。尽管他们的周围都是学生,然而在看病的那一刻,倪师的眼中只有病人。他不仅观察病人的气色、身体现象,更洞察他们的心情。所以,我们常常会看到,当倪师开始询问病情的时候,病人委屈的泪水就不断地流出来了。

倪师常常用手轻拍着病人说:“你去负责安排你的生活计划,将你的病情交给我,让我来负责担忧你的身体,好吗?”这种不可思议的“分工合作”大幅度地减轻了病人的心理负担,给治疗设置了最佳的心理战斗力。

倪师的关切也会表现在他的“斥责”中。有一位肝癌患者,本来只是20年前得过 肝炎。她的私人医生建议她吃一种防止肝炎转化成肝癌的药。3个月后,她真的得到肝癌。到倪师这里的时候,病人已经进入晚期。这是一个典型的由药物引起肝癌的病例(部分读者可能明白药物引发的肝癌和自体功能障碍形成的肝癌,表现方式不同,治疗效果也有差异)。倪师“破口大骂”有5分钟。他痛恨这种对生命的践踏,惋惜病人的无知。病人的眼眶噙满泪水。倪师骂出了她从来不敢想也不敢说的话,而她经历的磨难只有自己最清楚。之后的几次复诊,病人都欢快地报告进展情况———她的生命正重新孕育着生机。

还有一位患者,因为一个小小感冒,吃药后很快就出现双目失明。几年来丈夫的温柔抚慰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力量。大家或许会说,这种极端的副作用是很少见的,但是一旦它出现了,就会毁灭一个人生,毁灭一个家庭。在倪师的责骂声中,病人泣不成声。许多一旁的学生也哽咽不止。倪师说,“我一定会将你的视力找回来。”经过一个星期的针灸和药物,病人逐步恢复了视力。一个家庭重生了!

并不是每一个倪师的病人都是从一心一意开始的。通常情况下,当一个人被告知身患绝症时,他不但得到亲朋的关心,更收到很多很多免费的观念、建议、偏方等。一个绝望的病人很容易会失去判断能力。他想相信,又不敢相信。也许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听从医生的安排。医生嘛,他们的天职不就是救人性命吗!所以经过不断地失望之后,等来到倪师这里,病人的信心已经所剩无几。在这样的情况下,倪师会温和地对病人说:“你给我两个星期的时间,或者三次诊断的机会。如果之后你的病情没有改善,那我不是你可以依靠的医生,你另请高就。但是如果你的病情有改善了,就说明我们的方向是对的,你还要继续用我的药。”接下来,他会讲述如何判断病情有改善。大家可以想像两个星期后,病人回来的时候,精神已经焕发许多!

是啊,两个星期!对倪师来说,这两个星期就是生死搏斗的关键时机,是中医崛起的希望,是我们不断挑战自己的底线。

倪师从来没有推广过自己的医院,所有病人都是口传介绍而来。这大概是最好的对倪师医术的证明。

一个没有保留的老师

提到中医,很多会想到秘方。《大宅门》里同仁堂制药的最后一味总是锁在屋子里进行的。秘方是医生和药店赖以生存的王牌。多少年来,围绕秘方的阴谋和争斗从来没有停止过,哪里还谈得上中医的继承、合作和发展。然而,秘方确实应该要受到法律的保护,但是我们国家对自己的知识产权的管理和监控过于软弱。中医流传至今,已经是世界奇迹。中医传承的前途在哪里?

倪师甄选学生的标准经过了几次调整。我认为最具创造性的是他广纳中医之外的人才,我便有幸成为他的学生之一。我本没有中医基础。在科学教育的体制中成长的我,和很多人一样,不会轻易接受“神医”的传说。在倪师这里,我了解了科学的真正含义。

在倪师传承的时候,我们看不到秘方的影子,有的只是对古书的诠释和应用。其实最大、最宝贵的秘方莫过于黄帝内经、伤寒金匮这类的著作。倪师的药房和案例档案对学生是开放的。这是另类的知识海洋。一个没有偏方的中医,或许缺少一些神秘的力量,然而正是这样的中医才是最宝贵的。中医治疗必须基于“知其然,知其所以然”。黄帝内经、伤寒金匮都是源于自然而归于自然。当你真正了解人体的运行规律和自然的变迁法则,所有的秘方都成为自然而天成的治疗手段。

倪师的传承是毫无保留的。有一次,一对年轻夫妻来看不孕症。面对周围跟诊的学生,妻子倒也落落大方,但是丈夫一直感到不安。终于他鼓起勇气说,“能否给我们一个单独的空间,尊重一下隐私?”倪师很直接地回答,“不行。他们是我的学生。我对所有病人诊治的一切过程,他们都必须在一旁。你如果需要隐私,请转至我的学生处就诊。”年轻的丈夫拗不过妻子的坚持。在倪师的眼中,病人的健康重要,知识传承则更为迫切。而实际上2010年的夏天竟然是倪师的最后一次医疗传承。

倪师的个性鲜明,人人皆知。在不涉及医学的时候,倪师是轻松诙谐的。有一次我开完笑说,“人家刘德华身后跟的都是美女,而您呢,身后追随的都是病人。”倪师大笑,说,“是啊,你看可不可怜?”他对妻子的爱护时常体现在与病人的调侃中。他的太太聪明美丽,夫唱妇随,与倪师相濡以沫几十载,是倪师的坚强后盾。此刻,我在回忆中体会他们的温馨的片刻,愈感到今天倪师离去的悲哀。

将健康还给人类 将真理传承下去

倪师真的永远地走了!对所有他的学生来说,这是无法接受的事实。我们在不停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什么扼杀了倪师锋利的笔伐,是什么遮住了他智慧的光芒,是什么阻断了他对中医的挚爱,是什么摧毁他的家庭的温馨,是什么夺去了他坚强而又健康的生命?!

和很多人一样,我很难相信疾病会战胜倪师的意志,因为他的身体真的非常健康。然而,当倪师真的生病的时候,又有谁能够对他说:“请将你的病情交给我。”倪师对这个时代的贡献是巨大的,所承受的代价也是昂贵的;我们,作为他的学生,在得到中不断充实自己,却最终无以回报。当很多人批评倪师的偏激秉性时,我们应该对他多一点体谅,对他的学术多一些执著,对中医的未来多一些贡献。

记得那一天,在和倪师谈到中医学习和教育的规划时,我提出了一个纲领。倪师非常赞同,说:“这就是我几十年来一直在做的并且继续做的事情。”是啊,让我们放下对反对中医的人的愤慨,实事求是、脚踏实地。或许,在悲哀之后,这就是所有热爱中医的学者习者能够做的:“将健康还给人类 将真理传承下去

 


邀请您点击加入QQ群:

家慧中医学术群163909875,在职或退休中医生、中医学院学生、中医学院老师、中药剂师

家慧中医用户群978141105,中医爱好着、为自己或亲友求助者、西医工作者、其他

申请入群被拒的原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8   www.jh816.com   All right reserved   家慧中医版权所有